123年射频

由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市场监管不完善,Facebook、亚马逊(Amazon)、Netflix、Alphabet、微软(Microsoft)、苹果(Apple)和特斯拉(Tesla)在这类市场占据了主导地位。现在,激进的估值和有威胁的反垄断行动给投资者带来了一个难题。科技股是否仍应在回调时买入,并保持其核心头寸就像我之前推荐的那样吗?是时候重新审视策略了。

这7只科技股就像20世纪70年代的“一个决定,买入并持有”(Nifty 50)(不要与1996年创立的“Nifty 50”印度股票指数混淆)。宝丽来(Polaroid)、麦当劳(McDonald’s)和施乐(Xerox)等“时髦50”公司(nif50)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一直为美国经济增长提供着步调。与今天的FANGMAT股票类似,估值似乎很高,但没有它们的投资组合表现不佳。

Nifty Fifty似乎比FANGMAT更加多样化,代表了工业、消费、医疗和IT领域。然而,FANGMAT的子公司涉及硬件、云计算(亚马逊网络服务和微软Azure)、食品(全食超市)、娱乐(亚马逊工作室)、人工智能(Alphabet的DeepMind)、自动汽车(Alphabet的Waymo)、锂离子电池(特斯拉的Gigafactory)和软件开发,这些都导致了搜索领域的强大地位。广告、媒体和互联网服务。多样化已经内在化。

高估值

FANGMAT股票是现代的“蓝筹股”,主导着今天的市场表现。它们是标准普尔500指数中权重最大的7只(22%)股票。被动投资者也必须关注。到2020年底,标准普尔500指数38.2的市盈率(P/E)接近互联网泡沫水平。4月底为30.6,这一比率仍处于历史区间的高端。

一些科技股的市盈率很高。表1比较了1972年的前20大科技股(包括其他类似的行业)与Nifty Fifty共识的前20大科技股的市盈率。1972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市盈率为19.2倍,而目前为32.8倍,但Nifty 50指数的市盈率均高于该指数的两倍多。科技股占今天标普500指数的26.6%,扭曲了指数倍数(尤其是特斯拉)。

《华尔街日报》2002年的一篇文章称,上世纪70年代熊市开始时,Nifty Fifty的表现逊于大盘,并持续了29年投资杂志杰夫·费森迈尔和加里·史密斯著。宝丽来(Polaroid)、伊士曼柯达(Eastman Kodak)、雅芳(Avon Products)、凯马特(Kmart)等公司的最终倒闭或重组,是对成长型股票投资者的一个警告。商业环境的变化快于许多公司所能适应的速度。

表1:比较市盈率——标准普尔500指数前20名科技+股票(2021年4月)与Nifty Fifty共识前20名(1972年)

标准普尔500强20强科技+ *(FANGMAT) P / E P / E 50大共识(1972年)
*特斯拉 683.9 90.7 宝丽来
Salesforce 254.7 85.7 麦当劳
贝宝控股 106.4 83.3 MGIC
英伟达 74.4 81.6 迪斯尼
*亚马逊 66.0 78.5 巴克斯特
* Netflix 53.6 75.8 国际风味和香味
博通公司 47.9 65.4 雅芳的产品
Adobe 44.2 62.1 金刚砂全球
*Alphabet (A + C股) 38.9 61.9 强生公司
埃森哲咨询公司 36.5 60.0 数字设备
*微软 34.9 54.3 责任(凯马特)
*苹果 29.6 53.1 简单模式
德州仪器公司 28.3 51.8 AMP合并
* Facebook 27.8 50.5 百得
Qualcomm. 24.7 50.4 先灵葆雅
康卡斯特(A股) 24.6 50.0 美国医院供应
甲骨文 21.4 49.5 斯伦贝谢
思科系统公司 19.4 48.8 伯勒斯
英特尔 13.0 48.8 施乐公司
威瑞森 11.7 48.2 伊士曼柯达公司
标准普尔500指数(2021年4月30日) 32.8 19.2 标准普尔500指数(1972年)
FANGMAT(市值加权市盈率)

82.7 62.5 1972年平均排名前20的50位

资料来源:彭博社(截至2021年4月30日的12个月)。没有官方的“时髦50人”名单。这里列出的是20种常见的摩根担保信托和基德皮博迪列出的“漂亮50再现”费森迈尔和史密斯著。

反垄断的风险

全球对FANGMAT公司的权力、规模和控制权的担忧正在上升。澳大利亚法律要求谷歌和Facebook为新闻内容支付出版商费用,去年针对这两家公司的诉讼只是冰山一角。欧盟提出的《数字服务法》和中国对阿里巴巴28亿美元的罚款表明科技巨头的变化。美国总统乔·拜登提名著名的科技巨头评论家莉娜·汗担任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负责执行联邦反垄断法,这让投资银行家们担心并购和撤除会掀起狂潮。投资者应将这一活动视为重新评估单个企业的信号。

概括

如果通胀预期上升到足以提高收益的贴现率——如果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到2022年上升超过4%——市盈率可能会被迫下降20%。

无论如何,技术将继续在经济职能如何越来越大。虽然经济学家衡量的生产率收益几十年来缓慢 - 服务经济转变和劳动力参与率下降的结合 - 技术在全球经济和环境变革中的作用将加速。

加拿大的投资者需要找到多元化的方式来参与到这种增长中来,不管那些可能威胁到关键参与者的技术霸权的反垄断拆分。多元化程度越高,所选指数的IT集中度就越低。对于那些希望增加投资组合波动性的人来说,总是有专注于技术敞口的etf。

IT和FANGMAT在主要指标中的权重见表2。顾问们必须决定如何以最好的方式获取技术,以及FANGMAT股票在该风险敞口中的比例应该是大还是小。对于新资金或感觉错过了这一举措的投资者来说,选择以下两种美国总市场指数中的一种,或许是获得更广泛的市场覆盖、同时仍能获得约25% IT敞口的好方法。

表2:科技和FANGMAT的指数敞口(2021年4月30日)

指数 控股有限公司 科技% FANGMAT % PE.
S&P / TSX排版 229. 9.8 0 24.1
标准普尔500指数 505 26.9 22.1 29.7
标准普尔500等权重 505 15.1 1.2 27.5
标准普尔美国总体市场 3612年 24.4 20. 30.9
CRSP美国总市场 3754年 25.5 18.1 33.8
纳斯达克100 103. 47.9 40.2 89.6
纳斯达克100同等权重 103. 41.7 7 na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方案 882 9.3 0 26.5

资料来源:指数提供商、彭博社、ETF赞助商、PŮR Investing Inc。

Mark Yamada是PUR投资公司。这是一家专门从事风险管理和养老金固定缴款策略的软件开发公司